手机版   |   最新资讯
您的当前位置:西安生活网 > 户外运动 > 正文

西安市书院门步行街:书画史册 市井人家

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 时间:2021-02-23 手机版

110709,万维书刊网,火影忍者漫画657

原标题:书画史册 市井人家——探访西安市书院门步行街

1月19日,西安市碑林区书院门古文化街上的行人比往日少了些。气温略有回暖,张骞把画桌摆在书院门街边,不紧不慢地用极细的毛笔画出昆虫的细节。张骞笔下,有着各类有灵性的昆虫。

在书院门古文化街,张骞专画昆虫,画风独树一帜。也因此,他被“粉丝”们亲切地称为“虫子哥”。

“书院门这里卧虎藏龙。”张骞打趣道,“于我而言,这里不只是一个摆摊的地方。在这片闹市里,我能画我喜欢的昆虫,还能结识很多喜欢书画的朋友。书院门是我心中的世外桃源。”

书院门自古便是西安的“雅集”。数百年来,这里聚集着文人墨客的才情,也承载着市井巷陌的烟火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书院门古文化街更像是一条见证了西安城市发展变迁的“时光隧道”。

1 历史的书院门

在书院门古文化街街口,矗立着一座高大的牌楼。牌楼上书写着“书院门”三个金灿灿的颜体大字,两侧是醒目的“碑林藏国宝,书院育人杰”对联。

提到书院门,就不能不提坐落于此的关中书院。书院门正是得名于关中书院。

明代大臣冯从吾因直言进谏被革职还乡。回乡后的冯从吾虽已远离朝堂之上,但仍然心忧国家大事。于是,他便在宝庆寺讲学。后来,时任陕西布政使汪可受听闻此事,与冯从吾进行“联镳会讲”,来听讲的人足有几千人。二人干脆在讲学处修了一所书院,这便是关中书院。

明代,一群有文化、有血性的仁人志士在关中书院研究经世致用之学,针砭时弊、批判朝政,为危机四伏的明朝痛声疾呼,开明清实学思想之先河。然而在明朝的庙堂之上,党争已经到了不可调和的程度。关中书院因受牵连,被明熹宗下旨拆毁,直到明末的崇祯年间才重建,清乾隆年间扩建。

明清两代,关中书院是陕西的最高学府。近代以来,从这里走出了一批铁骨铮铮的文人,如“尸谏报国”的王鼎,力主变法的刘光蕡,参与康有为“公车上书”的55名陕西举子中的大多数也来自关中书院。

清代晚期,关中书院被改为陕西省师范大学堂,民国时又被改为陕西省立师范学校,但它在陕西乃至西北地区最高学府的地位未曾动摇,作为书院的“本分”始终没变。新中国成立之后,关中书院先后成为西安市第五中学、西安文理学院校区,书院门附近也随之成为居民社区。

源流长了,书院门的故事自然也就多了。书院门牌楼旁边,有一处历史悠久的建筑——宝庆寺塔。这座砖塔始建于唐代,明代时从宝庆寺内迁建于今址。如今,宝庆寺消逝在历史深处。寺毁塔存,宝庆寺塔幸运地掩映在参差错落的民居中,诠释着亘古岁月的从容和精致。

书院门52号也是一处不同寻常的宅子。这座百年老宅,原为我国近代政治家、教育家、书法家于右任老先生的二弟于孝先购回作为全家住宅,现在成为于右任故居纪念馆。老宅由门房、花园、厅房、厢房、上房、后院组成。1937年起,于右任结发妻子高仲林和长女于芝秀就居住于此。老先生回乡时,也常在此居住。

于右任老先生在书院门古文化街还留下了一个故事。“如果没有这批‘鸳鸯七志斋藏石’,碑林内中唐之前的碑刻会少之又少。这批墓志是20世纪初,西安碑林博物馆在藏石方面的最大收获。”西安碑林博物馆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这批藏石正是由于右任老先生收集而来,分别是7对夫妇的墓志,合称为“鸳鸯七志”。老先生又用“鸳鸯七志”为其斋名,所以,这批藏石就有了这样一个美丽的名字。

这是书院门与碑林的一次美好邂逅,但实际上,书院门与碑林本就是不可分割的。

2 文艺的书院门

书院门古文化街的文化气质,离不开关中书院,也离不开碑林。起初,一些人拿了宣纸,到碑林里面拓片,然后在书院门售卖。生意红火,人流聚集,形成了书院门“地摊书画”的原生业态。

书画汇集的地方,定然少不了文房四宝的身影。漫步在今天的书院门,呼吸着西安这座城市人文气息的同时,人们或许还能看到能工巧匠现场制笔,闻到上好的宣纸和墨砚沁出的丝丝幽香。除了笔墨纸砚,书院门古文化街的石头刻章也是一绝。毫不夸张地说,在书院门古文化街的大小印章摊位,店主都能对每一种石头的特点及名称如数家珍。就连大小店铺的门头,都带着些许风雅——醉墨轩、文信斋、灏文堂……

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xahuichuang.com/huwaiyundong/155378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西安生活网 - 西安生活,关注西安人的生活在线网站 http://www.xahuichuang.com

Copyright © 2018 西安生活网 版权所有 手机版

Top